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

——《股市动态分析》主编赵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迪,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证券投资基金,现任《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主编。著有财经文学作品《基金经理》、《资本剑客》、《资本的崛起》、《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主编投资者教育类读物《基民天下:用基金投资构筑个人财富》。应深交所邀请主笔《深交所证券教室:基金投资20讲》,应深圳金融顾问协会邀请组织策划《中国最佳私募基金之定价中国》。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财经小说《基金经理》连载:第八回(三十八)  

2007-02-09 10:30:46|  分类: 《基金经理》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八)

 

次日早上,雷胜平送方芳到电视台,马上赶回公司,其间李旭政打来电话,说他马上登上返回深圳的飞机。雷胜平大致和他介绍了这边的情况,李旭政大骂雷胜平糊涂,不该同姜洪文这样的人合作,即使是私募基金,也不屑于与姜洪文同流合污。雷胜平说情势危急,来不及做太多地考虑。李旭政想想也不可能制止,只好让雷胜平见机行事。

放下电话,雷胜平马上查阅当天的公告,正如他所料,0048公布了巨大的利空信息,旗下子公司虚报利润被有关部门查实,上一年度这家子公司实际巨亏四亿元,0048追溯调整了上一年度财务报表,由盈利一点二亿变为亏损二点八亿,同时,公司预计今年亏损两亿元。雷胜平心里暗骂0048董秘韩平不是东西。按照公告,0048上午停牌一小时。

上午八点,宏达基金管理公司提前半个小时召开了特殊的晨会,范围仅仅被限定在助理基金经理还有几个交易员。雷胜平部署了几套战术,应对不同的情势。宏达混合平衡的助理基金经理代替李旭政指挥混合平衡基金的操作。方芳安排好了电视台那边的工作后,主要任务就是按雷胜平的嘱托负责盯好前方投顾还有他在券商那个朋友的操作。十点五分,蒯金华才匆匆打来电话,询问情况,雷胜平压住心里的火气向他尊重的师兄汇报,蒯金华还算满意,他订了当天的飞机票,准备和秘书迅速返回公司。蒯金华指示,这期间,投资总监雷胜平全权负责公司的一切事务,可以根据形势变化不必汇报。

北京时间十点三十分,0048复牌果然是以跌停板开盘,盘面显示跌停板的抛压是九万八千手,按照跌停板四块六毛一的股价,一口气打开跌停板至少需要四千五百多万的资金。

十点三十一分,宏达平衡四个席位分别下单一千五百手,总计六千手!

十点三十二分,陈智辉发来信息,已经买入五千手;宏达平衡大单买入六千手;方芳发来信息,前方投顾买入两千手;她在券商的朋友买入一千手,盘面显示,0048跌停板尚有抛压六万七千手!看来,散户进场的积极性一般,没有人愿意在巨大的利空开出的时候抢反弹。

十点三十三分,宏达平衡买入一万手,陈智辉买入两千手,前方投顾买入一千手,雷胜平的两个同学分别买入一千手,盘面显示,0048尚有抛压四万三千手,有部分投资者开始在跌停板进货。

此时正是千钧一发之际,雷胜平深知如果不能在五分钟之内打开跌停板则必然功亏一篑,后面涌出的抛单会源源不断。陈智辉只动用了三百多万的资金,雷胜平抓起一直和陈智辉接线的电话。“陈总,快下单啊,情况紧急,千万不能停啊!”雷胜平几乎咆哮起来。

“马上!”陈智辉简练地回应。

方芳那边也和姜洪文在通话之中,“姜总,你怎么只买了三十万股!差得远呢,赶快下单!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做到的!好,我现在过去!”方芳给雷胜平打来电话说,“姜洪文有点紧张,不敢出手,我现在去他那边盯着他。”

“用不用派个同事送你过去?”

“不用了。”方芳放下电话,飞似的跑了下去。

十点三十四分,宏达平衡买入五千手,已经接近百分之五的比例,陈智辉宣布买入三千手,前方投顾买入两千手,盘面显示,0048尚有抛压一万三千手,胜利在望!

果然,十点三十五分开始,随着跌停板的抛盘撤单和其他不明投资者的跟进,0048跌停板被打开,并迅速上行,一度上涨了近六个百分点,眼见不能继续上行,雷胜平连忙指挥宏达股票优选基金减仓,这一举措是十分必要的,倒不是说利用反弹摊低成本,主要是为了保存实力,这个时候有效的弹药是最好的武器,当时的中国市场不能进行T+0回转交易,当天买入的股票不能卖出,但卖出股票后的资金可以继续买入同样的股票。很快,股票优选基金回流了部分资金,可以用于不时之需,折合成0048的筹码,大概也有五千手。

此后0048维持在七、八个点的跌幅位置徘徊,各方传来消息,陈智辉称下午可以继续买入的筹码上限在三千手,宏达平衡下午已经无力再战,雷胜平的同学和方芳在券商的朋友也不可能继续增兵,如此看来,仍然有巨大能量的合作伙伴只有前方投顾的姜洪文。前方投顾属于咨询机构,资金不透明,分散在几十个个人账户之中,因此不会出现超过持股比例限制需要公告的事情发生。这也是为什么前方投顾不存在雷胜平和陈智辉心中那些顾虑的原因。

时间很快到了上午十一点半收盘,再没有什么异动发生。雷胜平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几乎不能动弹了。突然,想到一直没有方芳的消息,雷胜平赶忙打了方芳的手机,没有人接听。雷胜平隐约有一丝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