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

——《股市动态分析》主编赵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迪,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证券投资基金,现任《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主编。著有财经文学作品《基金经理》、《资本剑客》、《资本的崛起》、《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主编投资者教育类读物《基民天下:用基金投资构筑个人财富》。应深交所邀请主笔《深交所证券教室:基金投资20讲》,应深圳金融顾问协会邀请组织策划《中国最佳私募基金之定价中国》。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财经小说《基金经理》连载:第七回(三十三)  

2007-02-05 15:08:43|  分类: 《基金经理》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三)

 

回到家中,已是九点,于淑云似乎还在回味必胜客的比萨给她带来的美味,雷胜平已经从幻觉和思索里面回到了现实之中。

“你先去洗澡吧,我看会儿电视。”雷胜平轻轻地抚摸着于淑云的头发。

“好。”于淑云吻了雷胜平一下,听话地走进了浴室。

电视节目普遍荒诞而又无聊,数字电视的选台功能让雷胜平舍弃了更多的省、市卫视频道。晚上,他经常会看看凤凰卫视或者央视二套的财经节目。有些所谓的电视人自作聪明地认为业内人士一定不会去看他们做的那些并不专业的财经节目,其实不然,即便是基金经理也想听听市场和媒体在关心些什么。只不过这些电视人缺乏最基本的财经常识才会把节目做的糟糕而又无聊,他们还常常沾沾自喜,认为这样做是在贴近老百姓。其实,从收视率调查来看,娱乐节目的收视率的确高于财经节目,然而财经节目之间的收视率对比却显示,专业的财经节目收视率远远高于那些非专业的财经节目。更重要的是,从收视人群的结构来看,专业财经节目收视人群以白领一族为主,如果用收视率乘以收视人群的平均消费能力,则专业财经节目的潜在价值更为巨大。在国外,澎博财经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遗憾的是在国内,即使那些从业多年的财经电视编导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悲哀地将娱乐化当作了财经节目的发展趋势。

几年前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央视二套将《中国证券》的晚间版砍掉换成了一个叫做什么《明晚》的节目,雷胜平就有些怅然若失,它甚至认为这可能是股票市场牛市来临的信号。果然,此后一年多,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的顺利推进,市场走势也逐步应验了雷胜平的观点。

电话铃急促的想起打断了雷胜平的思索。电话在卧室之中,雷胜平只好忙不迭地跑过去。

“哦,是陈总啊。”雷胜平来了精神,在这场交锋中陈智辉显然处于下风。

“雷总,多谢你了。我陈智辉欠你一个人情。”

“陈总别那么客气么,胜平始终是晚辈,况且在元丰的时候陈总就很照顾我,没有您陈总就没有我雷胜平的今天。”

“听雷总这么说我倒更惭愧了,想当初……唉,惭愧、惭愧……”

“其实,你当初是对的,那时候是我太不成熟了。”雷胜平想起蒯金华对这场风波的评价,“好了,陈总,再说就见外了。怎么样,筹码吸得差不多了吧?”

“嗯,基本上差不多了。雷总,怎么样,开始干吧!”

“好,正好从周一开始。我们手里两只基金一起动手,你那边再添把火,直接叫它封涨停。”

“好,我这边通知瑜伽投资,叫他们周一晚上在电视节目里面忽悠一下,周二散户们肯定会关注,我们再拉一个涨停!”

“陈总,你和商业股评还有联系啊,”雷胜平有些鄙视陈智辉,他自己历来不屑与这些人为伍,不过事已至此,况且人家做股评的也不过是混口饭吃,不如顺水推舟,“这些散户们也太容易上当了。呵呵,好,明天看陈总的了。对了,代我向肖总问好。”

放下电话,雷胜平还沉浸在明天0217能够涨停的欣喜之中。突然,他转头发现于淑云正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淑云,你,你洗完了?”一身浴衣的于淑云如同出水的芙蓉,正是女人最性感迷人的时候,即使是在生气之中。然而,看到于淑云一脸愠怒,雷胜平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雷胜平,你好卑鄙!”

“淑云,你听我说,陈智辉这次求我帮忙,他在求我啊,我这次帮了他,以后在基金行业没有谁再敢轻视我了。”

“是么?那我恭喜你了,雷总!”

“淑云,你这是干什么?”雷胜平跨上一步。

“你放手!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你每天那么晚回家我不怪你,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我也没有说什么,我理解你,一个基金经理,工作忙、压力大。可你竟然做出这种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你对得起你的良心么!”

“哎呀,我的淑云,没那么严重的,放心吧。只要在报告期末我出清了,没人会知道的。”

“你,雷胜平,你太让我失望了。”于淑云扭身去了自己屋。任凭雷胜平怎么敲门,于淑云就是不开。

唉,若是方芳,断然不会这样对待我,看来今晚只能睡沙发了,雷胜平在心里这样想道。

深夜,这位投资精英还在孤独地沉吟着: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