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

——《股市动态分析》主编赵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迪,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证券投资基金,现任《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主编。著有财经文学作品《基金经理》、《资本剑客》、《资本的崛起》、《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主编投资者教育类读物《基民天下:用基金投资构筑个人财富》。应深交所邀请主笔《深交所证券教室:基金投资20讲》,应深圳金融顾问协会邀请组织策划《中国最佳私募基金之定价中国》。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财经小说《基金经理》连载:第十一回(五十三)  

2007-02-16 15:14:23|  分类: 《基金经理》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三)

 

于淑云终于还是决定回上海,虽然也有基金公司同意招聘她过去,但终究没有太得意的职位,最后于淑云选择了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换句话说,就是私募基金。老板忙着闷声大发财,一向低调,但据说在上海滩私募基金这个圈子里面颇有威信。于淑云的教育背景和经历给老板留下不错的印象,于淑云说,老板答应给她一个投资部副经理的职位。临别时,雷胜平打算到机场送行,于淑云说要不你别来,要来就带上那个方芳。雷胜平踌躇许久,担心两个女人见面言语不合大打出手,毁了她们在自己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方芳听到后说自己感到很对不起于淑云,见见面也好。

宝安国际机场候机大厅的麦当劳里面,雷胜平预想的两个女人战斗场景并没有发生,相反于淑云和方芳谈得还挺投缘,分别时两个女人牵着手依依不舍的道别。雷胜平慨叹男人会把感情色彩表现在脸上和语言上,而女人会把感情色彩埋藏在心里。

“胜平,后会有期。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资本市场中成为对手、或者伙伴的。”

“嗯,我相信肯定会有那一天的,希望我们到时候会是伙伴……”

“再见,方芳,照顾好胜平。”

“我会的,再见。”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登上飞机之前,于淑云发出了最后一条短信,随即关上了手机。一架波音747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片刻、腾空而起,消失在蔚蓝的天空中,仅仅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

“看得出,她还爱你。”方芳的话里有一丝淡淡的吃醋的味道。

“都是历史了,”雷胜平说,“我们回去吧。”他没有告诉方芳,于淑云给他的短信里面用了徐志摩的名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雷胜平的记忆中,他对于淑云的表白是在自己拿到元丰基金OFFER的当晚,而第一次和于淑云拥抱,则已经是分别的前夜……

 “喂,淑云么?我是胜平!”

“是你啊,啥事?”

“我今天拿到Offer了!元丰基金!我终于能进基金了!”

“太好了,基金公司是你一直的愿望啊,呵呵,这下终于实现了,真为你高兴!”

“你怎么不投呢?凭着吴老师的名气加上你的成绩,你投了人家肯定要,咱俩不就成同事了么!”

“呵呵,我想去上海那边发展。”

“哎呀,上海有什么好的,而且咱们珠江财大在上海没什么优势的,还是来深圳吧!”

“我觉得上海那边是全国的金融中心。唉,我再想想吧,现在也没什么理想的单位。”其实,当时于淑云已经和上海银行达成了初步的意向,一些走在前面的城市商业银行急于扩张自己的版图,对人才的渴求也超过了总是慢一拍的四大行。

“我还是盼着你能来深圳,不然,我,我会想你的!”雷胜平鼓鼓勇气,说出一句勉强可以算作表达情感的话语。

“嗯,我知道的,你也要加油啊……”于淑云仅仅沉默了片刻,便如此这般的回应了雷胜平。不过,雷胜平始终没有和与淑云说过一句“我爱你”之类的话,这也让于淑云非常不满。于是,她决定逗一逗雷胜平,仿照雷胜平的口吻给他写了这样的一首:

英雄终有垂暮时

流水落花故人知

有情堪表直须表

莫待老去空相思

这首诗让雷胜平乐得手舞足蹈。毕业前最后的一个学期,每个人都在匆忙与奔波中渡过,直到离别前夜、各奔东西之时,大家才感到无尽的忧郁和感伤,留恋起校园的一草一木。在散伙儿晚宴上,大家不停的唱歌,一首接着一首。三十根蜡烛散发出来微弱的烛光将三十颗心连成一个圆圈,似乎是要把夜晚的珠江财大照得如同白昼这般明亮……

一旁的雷胜平轻轻地搂住了于淑云,久久不肯散开,泪水不停地从于淑云的眼眶中淌下,连旁观的李旭政都感到阵阵的辛酸。因为他知道,于淑云最终还是选择了上海,而雷胜平则登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

可如今,于淑云终于轻轻地来了,如今却又轻轻地走了……

“别想她了,我们该回去了!”方芳大度地把雷胜平从幻觉中拉了回来……

晚上,雷胜平去李旭政的住处看望了他。自从退出宏达基金后,李旭政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严厉的处罚让李旭政在几年之内与基金行业高管的位置无缘,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一名普通的员工或者回到原来那家公司都不是能够接受的结果。既然如此,索性选择失业。这种主动性的失业很少被人关注,就是统计局在计算失业率的时候也根本不会考虑。雷胜平进来时,李旭政正在电脑前打游戏,似乎是古老但却经典的星际争霸。

“饮水机在那边,自己倒水喝。”李旭政并没有停下游戏,继续操控手中的虫族,一群升满级的“狂狗”向对方的大本营冲去,然而面对有“地刺”和“口水龙”防守的稳固阵地,李旭政的“狂狗”一个个的倒下,“狂狗”终究是“狂狗”,即使升满级,依旧难以抵挡“口水龙”。进攻受阻后,对方马上展开反攻,“口水龙”军团开始向李旭政的大本营进攻,接着从另一个方向又空投下来另一群“口水龙”,李旭政的防御堡垒被一个一个的摧毁。

“恐怕不行了。”雷胜平喝了一口水,总结道。

李旭政见大势已去,只好放弃抵抗,选择了投降。

“哥们儿,整天玩游戏不行啊。”

“我也没整天玩么?再说了晚上不玩游戏干什么?我又不像你,有个女人在家等着。”

“行了,说正事,工作有进展么?”

“答应要我的公司倒是有不少,不过职位没什么吸引力。妈的,要我给他们做研究员,这怎么可能呢?好歹也在宏达干了大半年的基金经理,现在落难了,这些机构就这么落井下石。唉,世态炎凉啊。”

“也别那么悲观,私募这块呢?”

“每一家私募基金都有自己的一个圈子,没有几年,不可能进入这个圈子的核心地带。所以,虽然有几家私募基金约我面谈,却总是遮遮掩掩的,我看也没太大的诚意。”李旭政又开了一局星际,“别为我担心,我还怕找不到一个吃饭的地方么?”

雷胜平沉默了一会儿,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废话,雷胜平觉得索然无味,便早早告辞了。李旭政也不送他,继续打他的星际,直到雷胜平关上门,李旭政才停下来,狠狠地捶了几下电脑桌,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李旭政一身才华,怎么会沦落至此,可悲、可叹、可怜!正在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