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

——《股市动态分析》主编赵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迪,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证券投资基金,现任《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主编。著有财经文学作品《基金经理》、《资本剑客》、《资本的崛起》、《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主编投资者教育类读物《基民天下:用基金投资构筑个人财富》。应深交所邀请主笔《深交所证券教室:基金投资20讲》,应深圳金融顾问协会邀请组织策划《中国最佳私募基金之定价中国》。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财经小说《基金经理》连载:第五回(二十四)  

2007-01-16 18:36:00|  分类: 《基金经理》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
“胜平,你脸色好像不大好啊。”已经和雷胜平住在一起的于淑云敏感的看出男友一脸的心事。
“哦,没什么,有点累。”雷胜平不想把白天的事情向于淑云全盘托出。一路上,他已经逐渐冷静下来,虽然内心深处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他明白拒绝意味着什么。他的地位、他的事业、他的荣耀都将化为乌有。他已经不是那个刚刚出道、一无所有的雷胜平了,现在如果意气用事,机会成本太高了,他有些舍不得。
面对于淑云,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善良的女孩是断然不会接受这一切的。在银行工作的于淑云,不仅兢兢业业,而且循规蹈矩,不肯同流于她所不屑的行为。银行里面公关的活动很多,但于淑云一般都会婉言谢绝,比如陪酒、应酬之类,包括行级领导的面子,她也不给,这让雷胜平感到自豪和安心,也使他对自己着迷于方芳感到一点羞愧。
“知道你工作忙,可也要照顾好自己啊,别太辛苦了。”于淑云温柔的声音让雷胜平心中一阵暖热。
“我知道了,咱们去吃饭吧,今天想吃点什么……”
“今天我做了饭给你吃,呵呵,虽然味道不一定好。”
“是么?还是老婆体贴我啊。”雷胜平尽量让自己显得开心一些。
于淑云的手艺基本上还停留在凉瓜炒肉和酸辣土豆丝的层面,倒是从超市买的汤料煲成的老火汤还略显出几分味道。饭桌上雷胜平还在思考接下来的对策,一边是未来的职业生涯,一边是投资者的利益,他在想如何才能够让两者兼备呢,或许会有一个好的办法,自己真的可以变通一下。他忽然想到方芳,这个时候听听方芳的意见,也许她会有些好的主意,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怕会被方芳鄙视。终于,他还是决定去见方芳一面。
吃晚饭后,雷胜平说自己要出去走走,散散心。
“用不用我陪你?”于淑云说。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在家看《大长今》吧。”于淑云这样的女孩当然爱看韩剧,看得死去活来,电视播完又买了一套光盘,隔三差五的看。
“那好吧,你一个人注意安全,早点儿回来。”
雷胜平走出门口,悄悄拿起手机,拨通了方芳的电话,“方芳么,我是雷胜平啊,这会儿有时间么?”
“怎么了?和女朋友吵架了?”电话那头除了方芳调侃的声音似乎还有李湘和汪涵的声音,雷胜平觉得有点儿晕,方芳这样的现代新潮女性怎么也看超级女声。
“要是和她吵架就好了,”雷胜平叹了口气,“是吵架,不过是和蒯金华。”
“啊?和你们老大吵架了,为什么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谈吧。”
“嗯,好吧,如果外面说话不方便,你就直接到我家来吧,反正你也认识。”
“好的,我半个小时以后到。”
雷胜平第二次走进方芳的家,方芳身着一件白色的圆领体恤打开了门,“请进,喝点儿什么?”
雷胜平换了拖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便吧。”
“我这里有可乐,算了,你们男生喝可乐对身体不好,我给你泡点儿茶吧,上好的龙井。呵呵!”
“喝可乐怎么对身体不好了?”雷胜平不解的问。方芳笑而不答,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说吧,哥,怎么回事?”
“唉,我遇到点儿棘手的事情……”雷胜平把蒯金华的要求和方芳一五一十的说了清楚,“记得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我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做一个称职的基金经理,可是现在……你说我该怎么办啊?”雷胜平掏出一支烟,正准备点上,被方芳一把夺去。
“不许在我家里抽烟。”方芳说。
“你自己在家不抽烟么?”雷胜平有些不解。
“当然不抽了,你以为我是烟鬼啊。你啊,永远不会理解女人的苦。”方芳叹了口气,“说你的事情吧,你打算怎么办,接受还是不接受?”
“我不知道,所以才想听听你的意见。”雷胜平见没有烟抽,只好喝了一口茶。
“其实呢,这在基金行业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方芳略微沉吟了一下,“哥,你虽然很有才华、风头也很盛,但说句实话,你在这个行业的经历还是比较短,和我见到过的那些基金经理比,你还是太单纯了。”
雷胜平听着有些不服气,心想这要是在珠江财大,谁敢这么说我。但在方芳面前,他忍了。
方芳见雷胜平闷声不吭,噗哧一笑,“其实呢,这也正是你的可爱之处。我挺欣赏你这种单纯的。不过,你既然要在这个行业做下去,就必须适应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在你没有办法改变这个规则的时候,你就要适应它。”
“你的意思是我接受蒯金华的要求?”雷胜平抬起了头,“我一直很敬重我的这位师兄,没想到他也不能够摆脱这些潜规则。”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方芳又是一笑,“我的意思是你接受蒯金华的要求,具体操作的时候就看你怎么做了。其实,未必像你说的,要以牺牲全部基金持有人的利益为代价,如果你能够成功运作,进退自如,相信可以确保资金不受损失,说不定还能够有盈利。”
雷胜平嗯了一声,继续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习惯从基本面选择股票,构建你的投资组合。你不习惯坐庄的操作模式,但我相信你对这种操作手法是了解的。况且你提到的这支股票并不是市场的热门,相信除了徐总也没有其他的主力在里面。我想,以你的能力,能够悄悄地进去,悄悄地出来。”
雷胜平又一次沉默了,他心里在激烈的斗争,也许真的可以像方芳说得那样变通一下,只要不损害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至少可以对得起自己良心的底线。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