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

——《股市动态分析》主编赵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迪,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证券投资基金,现任《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主编。著有财经文学作品《基金经理》、《资本剑客》、《资本的崛起》、《基金经理之诚信的背后》。主编投资者教育类读物《基民天下:用基金投资构筑个人财富》。应深交所邀请主笔《深交所证券教室:基金投资20讲》,应深圳金融顾问协会邀请组织策划《中国最佳私募基金之定价中国》。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财经小说《基金经理》连载:第二回(九)  

2006-12-05 19:13:09|  分类: 《基金经理》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初到元丰基金管理公司的时候,雷胜平时时刻刻小心翼翼,经常想起长辈们的教导,特别是导师吴汉通与他的一席畅谈。毕业前夕,吴汉通对雷胜平说,随着金融市场以及金融机构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必将进入一个金融脱媒的时代。基金在这个进程里面大有前途。所谓的金融脱媒,就是指在金融系统十分发达的环境下,资金寻求投资回报的渠道十分广泛,商业银行在整个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性不断下降。从现在的数据来看,虽然居民储蓄还在增长,但股票市场持续上涨的财富效应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显现,年底之前很有可能出现储蓄下降的情形。资金将从银行向券商、基金公司转移。在这样的背景中,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新兴的金融中介机构必将取得迅猛的发展。因此,雷胜平在这个时候进入基金行业,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选择。雷胜平则更多的从自身的爱好出发,他把投资看作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痴迷于在市场的波动过程中获取利润。吴汉通深知雷胜平的个性,他提醒雷胜平基金管理人的主要任务是按照预期的目标构造一个有效的投资组合,而这一过程是基于现代金融理论基础之上的,至于技术分析之类的东西不能作为投资的依据。此外,作为长辈,吴汉通还告诉雷胜平要注意为人处事,别像在学校的时候那样锋芒毕露,毕竟社会和校园差别还是很大的,“不要把自己看成一朵花,别人都是豆腐渣,这样不好。”吴汉通最后说道。
 “是的,吴老师,我懂了。”尽管雷胜平并不完全同意老师关于技术分析无用论的观点,他觉得CAPM模型这些东西其实未必适合中国的现状,但他并没有反驳,同时他心里也感激老师对他为人处事方面的提醒,其实自己有时候也意识到过这一点,但往往一高兴就抛到脑后了,以后工作了可不能这样,毕竟自己离基金经理的位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事实正如吴汉通所料,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居民储蓄出现了五年来的首次下降。金融脱媒的苗头开始显现。
在很多公司的同事看来,虽然雷胜平是硕士,但整个基金行业人才济济,硕士是很平常的,尤其像他这样的“土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其实很多公司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学历越高的人、出国留过学的人投资绩效一定越好。然而统计却显示,最近三年股票型基金的运作绩效对比之中,拥有本科或硕士学位的基金经理所管理的基金整体绩效优于取得了博士学位的基金经理;本土学校毕业的基金经理业绩好于留过洋的基金经理,不知这仅仅是一种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结果,总之是给那些唯学历论的管理者好好的上了一课。
工作几个月后,雷胜平感到自己对实务的了解实在是比较少,虽然研究生的时候看过不少研究报告,但真正一上手还是觉得比较别扭,尤其是现在研究报告普遍采用“八股文”的形式,甚至很多研究员都是先得到一个结论在去编些理由,从研究的角度来看实在是荒唐。直到这两年,《新财富》杂志开始搞了个最佳分析师的评选,媒体的监督与评判让各个研究所日渐重视自己的声誉,情境略有一些好转。其实,一般的研究员写东西是很有些技巧的,在这个圈子的时间长了,圈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熟悉,大家关注的公司无非就是那么几家,经常打个电话互相交换一下报告,大家你抄我、我抄你,基本都能应付上面的检查。资格老一些的分析师和上市公司的高管非常熟悉,快出定期报告的时候直接打电话问问公司业绩做到几毛钱,接着配上一些估值模型得出一个结论,又省时又省力。至于那些令人眼花缭乱却莫名其妙的估值模型,其实一输入股票代码,高级的资讯软件都能够直接计算出来,实在算不上高明。而雷胜平初来乍到,业界的熟人是没有的,同事自然也不会怎么帮他,于是写出来的东西个性十足。研究总监黄毅对雷胜平的印象一般。虽然雷胜平脑子灵活,冲劲儿十足,但在黄毅看来未免过于浮躁,特别是在面试时候耍的小聪明,让黄毅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一些不爽。虽然算不上目中无人,至少也是没有礼貌。这种态度做研究员,多少有点不太让人放心。研究员么,还是应该踏实一些,如果因为鲁莽、大意的预测,让基金经理做出错误的决策,这种责任对研究员来说是不可推卸的。力求稳健,即使发现不了黑马至少不能踩上地雷,是黄毅一贯的风格。
雷胜平进入元丰基金后主要负责研究有色金属行业。零五年到零六年上半年,国际有色金属价格出现了疯狂的飙升,不少基金在有色金属的股票投资中获利颇丰,加上美国所谓的投资大师吉姆-罗杰斯鼓吹商品期货的十年牛市,很多公司加大了对有色金属行业的研究力度。雷胜平毕业进入公司的时候已经是零六年的八月,当时铜、铝、锌都维持了高位震荡的局面,铝的调整幅度更大一些,机构陆续出现分歧,部分获利丰厚的基金选择落袋为安,巨大的抛压使得很多有色金属股票已经先行调整,股价的跌幅远远超过商品价格的回落幅度。雷胜平认为有色金属的分化是难免的,但一些质地优良的企业价格仍然被明显的低估。他仔细查询了相关的行业信息,以目前的平均开采速度,金属锌只够在开采十年,铜的剩余开采时间也不长,当然各个矿山的情形并不一样,有的矿山可以坚持的时间长一些,拥有这种矿山的企业自然价值突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